重庆之窗 重庆在线网 重庆本地资讯网

-重庆之窗 重庆在线网 重庆本地资讯网门户网站

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重庆财经 >
主页 > 重庆财经 >

透过P认识中国经济

2019-11-02 16:55 作者:admin 来源:网络 浏览数:

  透过P认识中国经济,市场经济是一个由产出、收入与需求三阶段组成的无尽循环过程。经济中的生产活动形成产出。产出又变成劳动要素(劳动、资本、土地等)的回报,并最终形成居民、企业、的收入。经济主体在获得收入之后,又会把这些收入花出去,带来对经济产品的各种需求。这些需求再激发出又一轮的产出。如此周而往复,循环不止。

  在这个循环过程中,从产出到收入是收入分配的问题,从收入到需求是消费和投资行为的问题,从需求到产出是经济总供给与总需求的关系问题。在这三个环节的每一部分,都深入其中:提供公共品,是重要的生产者;还会通过税收、社保以及其持有的生产资料参与收入分配,调节收入分配;的开支同时也是全社会总需求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而整个市场经济的循环需要以货币为媒介、金融体系为中介来进行。这就是市场经济的全貌。需要注意,尽管这里的叙述是从产出到收入再到需求,但三者之间并无先后关系,在现实中同时发生、相互影响。

  所述市场经济循环包含产出、收入和需求三个环节。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代表了观察宏观经济的一个视角。而每一个视角都对应一种统计经济总量的方法,即生产法P、收入法P以及支出法P。这三种P的计算方法对应着探究中国经济的三个视角。

  在中国,生产法P是最重要的P数据。统计局每个季度发布的P增速,每年设定的P增长目标,乃至中国长期经济发展目标(比如2020年实现P比2010年翻一番)都是指的生产法P。2018年,中国生产法P总额为90万亿元人民币。而当年中国P线%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通常所说的P增速是扣除了物价因素之后的真实增速。真实增速也叫作实际增速、不变价增速。设定目标时,也是基于G D P的真实增速。比如,中国要在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。小康社会目标有一项关键经济指标是2020年中国P相比2010年翻 一番。这个翻一番是用扣除了价格因素的真实P来计算的,可不是通过制造点通胀,把物价涨高点就能容易达到的。

  简单来说,生产法P衡量了一定时期内经济体所有最终产品的价值总额。而在现实中,生产法P是通过加总各个部门生产活动的增加值来统计的。所谓增加值,就是企业的产出价值减去其投入中间品的价值。加总各个环节的增加值而非产出价值,就避免了重复计算问题,得到的结果应当等于最终产品的价值加总。

  既然要计算各个部门的生产活动的增加值,就需要对部门进行分类。所以,生产法P 是按产业来构成的,分成三大类,分别是第一产业(产品直接取自自然界的生产部门),第二产业(对初级产品再加工的生产部门)以及第三产业(提供各种服务的部门)。在中国的统计体系中,第一产业是农业,第二产业是工业及建筑业, 第三产业是服务业。2018年,第一、第二、第三产业占中国P的比重分别为 7%、41% 与 52%。而从更细的划分来看,工业是P中占比较大的部门。又因为工业部门增速波动往往大于其他部门,所以生产法P的波 动时常由工业部门所主导。因此,工业部门是调控宏观经济的主要抓手。

  在中国,收入法P(P by income)是被忽视的P数据。中国国家统计局甚至不发布年度的全国收入法P数据。全国数据只能在投入产出表(Input-Output table,简称IO表) 中找到。但由于投入产出表每5年只发布两次,相当滞后,因而只在分析长期趋势方面有一定价值。统计局虽然按年发布分省的收入法P数据, 理论上来讲可以将其加总得到全国数据,但因为这一数据的质量不高,所以价值也不大。

  收入法P数据很难提供太多 信息,只能从中大略看出劳动者报酬(工资)、生产税、企业利润及折旧在经济中的占比。但还必须注意,收入法P所反映的只是收入的初次分配(primary distribution of income)的结果,即收入是如何被生产要素(劳动、资本)及税收所瓜分的。在初次分配之后,还有收入的二次分配(secondary distribution of income),即通过所得税收、转移支付等手段再次调节收入分配,形成新的分配格局。二次分配后,经济中的各个主体(居民部门、企业部门、部门、外国机构)得到的可支配收入(disposable income)才是各个主体能够支配的收入。

  尽管收入法P在中国并不受重视,但对收入分配的分析却是理解任何一个经济的前提。这是因为在市场经济中,每个经济主体(个人、企业、机构)的偏好只能通过其交易行为才能在市场中表现出来,进而影响经济的运行。我们可以将市场机制理解为一个大的投票机制,谁拥有的选票多,谁对市场的影响力就大。钱是每个人在市场中的选票。而收入分配就决定了钱这种选票在不同经济主体之间的分配。

  在发达国家,支出法P(P by expenditure)是最重要的P指标。欧美国家每个季度发布的P数据就 是支出法P。相比之下,中国支出法P的统计相对落后,目前只发布年度支出法P数据,且发布时间相当滞后。

  2018年,中国支出法P为88。4万亿元,与同年的生产法P数值略 有差异,属于正常的统计误差。支出法P由消费、投资(又叫资本形成总额)以及净出口(出口减去进口) 三大类组成。其中,消费又由城镇居民消费、农村居民消费和消费三项组成。投资则由固定资产投资和存货增加组成。从占比来看,消费和固定资产投资是支出法P绝对的大头,合起来占比达到了97%。而存货 增加和净出口合起来只占P的 3%。不过,尽管存货和净出口占比低,它 们的波动性却很大,经常是经济波动的重要来源。

  中国统计局会按年发布消费、投资和净出口对我国P 增长的拉动数据。这就是俗称的“三驾马车”对经济增长的拉动。2017年中国6。9% 的P增长中,有4。1个百分点来自消费的拉动,2。2个百分点来自投资的拉动,0。6个百分点来自净出口的拉动。回溯过往,我们可以从“三驾马车”的拉动变化中看到引发中国经济波动的冲击来源。

  在2008和2009年,中国净出口 对P增长的拉动累计下降了约6个百分点。这意味着如果其他条件不变,仅仅因为净出口的收缩,中国G DP增速就会损失6个百分点之多。这便是次贷危机(Subprime Crisis)带给中国的冲击。为了应对次贷危机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,中国推出了一系列强力刺激政策。受其影响,中国投资对P增长的拉动在2008 年大幅上升3个百分点,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外部冲击对我国经济的影响。

  尽管还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,但P仍然不失为目前能找到的经济总量的最好统计指标,比较客观地反映了经济的运行状况。经济增长的目的应当是让人民更加幸福。而P是人民幸福生活的必要条件。有了较高的P,经济有可能还存在大、结构不平衡、增长果实分配不均等问题,人民生活未必一定非常幸福。但较低的P一定意味着低水平的国民收入,人民的幸福水平一定偏低。

  所以,经济增长一定不能只看P,但更不能不看P。目前社会上有一种论调,认为中国经济所存在的种种问题都是追求过高P增速带来的,只要把P增速降下来情况就会好转。持这种观点的人就是没有弄清楚P与经济增长最终目标之间的关系,把P这个幸福生活的必要条件与幸福生活本身对立了起来。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,人均收入水平相比发达国家仍然有巨大的差距。中国仍然需要尽量维持较高的P增速,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。

  徐高,大学经济学博士,现任光大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,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兼职研究员,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,中国证券业协会证券分析师、投资顾问与首席经济学家委员会委员。曾任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、瑞银证券高级经济学家、世界银行经济学家等职,著有《宏观经济学二十五讲中国视角》《金融经济学二十五讲》等书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 

声明:站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,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。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,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!

Copyright @ 2019 重庆之窗www.cqxww.net 本站内容来自网络、遵守国家法律!如违规侵权请联系客服 QQ:82-12-74-9处理